欢迎光临中国市场学会流通专业委员会网站

第十届中国期货分析师暨场外衍生品论坛于4月22-23日在杭州黄龙饭店召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研究所所长、享受国家特殊津贴专家、博士生导师任兴洲认为,“供给侧”包括制度层面的供给,如何改变或者改善我们制度供给,还有一些是体制机制层面的供给,他指出,破解三农难题,亟需风险管理供给侧创新,他认为“保险+期货”就是为破解三农难题,在金融机制和风险管理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他指出,下一步将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完善。第一,完善试点的产品,适度扩大保障的范围;第二个是加快期货新品种的上市;第三,健全风险管理的机制;第四,加强农产品期货期权的上市。

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接下来是论坛的主讲环节,让我们一起来分享嘉宾的智慧和分享,希望大家通过他们的讲演得到很好的收获。

首先有请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研究所所长、享受国家特殊津贴专家、博士生导师任兴洲所长!任所长长期从事经济政策研究,重点是市场体系的建设与市场规则的建立,主持过几十个国家的重点课题研究,参与了国家“十二五”、“十三五”、内贸流通规划的研究和编制,今天给我们带来的题目是“保险+期货”,风险管理新机制的创新实践,谢谢!

  任兴洲:各位来宾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上午参加了大会以后,今天下午到分论坛的环节,刚才朱丽红副总经理介绍了大连商品交易所这几年来的实践,今天根据会议的主题,我想跟大家一起交流“保险+期货”:风险管理机制的创新实践。

  首先,我想谈这个问题之前,先看看我们国家最近,特别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两会报告里面谈到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们要把“保险+期货”上升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样的高度来认识。

  去年年底12月份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引领发展新常态,要实现多方面的工作重点转变,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适应和引领发展新常态的重大创新。把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提到引领新常态的创新的高度,两会政府工作报告里面李克强总理提出,我们要抓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既做减法又做加法,减少无效和低端的供给,扩大有效和中高端的供给。在这种情况下,什么是供给侧的改革呢?这个概念提出也就半年左右的时间,去年11月10号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的会议上,习主席以中国高层领导人的身份,第一次提出了这个概念。所谓的供给侧改革,是指主要从生产和供给端入手,解放生产力,提升竞争力,促进经济发展,它的核心是通过优化供给结构,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这就是我们这次提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质。

  解决我国三农的难题,我觉得实际上“供给侧”很多人把它理解为只是制造业方面的,我个人不这样理解,实际上供给侧包括很多方面的内容,有制度层面的供给,如何改变或者改善我们制度供给,还有一些是体制机制层面的供给,我认为我们“保险+期货”就是为破解三农难题,在金融机制和风险管理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们在这方面能够提供什么样的机制创新,在供给侧来破解三农的难题,如果从这样一个角度、视角来看我们的保险+期货,可能又带有了另一层意义,就是整个的供给侧改革,在我们这个领域里面,到底怎么落实。

  我想跟大家交流的第一个问题是问题导向。破解三农难题,亟需风险管理供给侧创新。我们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及这几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提到一点,叫问题导向。实际上我们“保险+期货”也是从问题导向来的,针对现实中出现的问题不断探索和创新。我们看看问题导向到底有哪几个方面呢?首先我想问题导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农民经营活动受价格波动的影响大、增收难,缺乏必要的避险机制。这个我想大家都感受得到。农产品的价格波动有一个蛛网理论,在座的如果学过经济学,就会发现农产品的蛛网理论特别明显,特别是对供给周期比较长的,供给弹性不那么大的产品,可能更加明显。我们很多的农产品,比如粮食,比如前两天暴涨的生猪,它有一定的生长周期,供给不是那么灵活,所以这样的东西特别适合蛛网理论。农产品价格和供给之间的相互影响是特别大的,在这种情况下农民会受价格波动的影响,自身是没有办法解决问题的,长期以来我们农业有一些人,特别是粮食的种植人员,是靠天吃饭的,所以这样的价格波动,在这个方面,我们以往是缺乏一定的避险机制的。虽然有过一定的农产品补贴,农产品价格的指数的补贴,但是这些补贴并不能根本性的解决问题。

  问题导向的第二大问题,我们现行的粮价形成机制难以为继,调整中又存在两难问题。临时收储政策已经过去了八九年的时间,这个包袱越背越大,2014年有差不多1500亿的用于收储的各种支出。这样的问题越来越大,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我们为什么8年没有解决?这是因为我们很难找到好的替代性的办法,虽然我们这两年对大豆、棉花,今年对玉米,也做了一些调整,希望以目标价格来做一些调整,但是两难的问题在哪呢?第一是如果我们不搞这样的收储,农民的收入降低,我们的农产品的生产将会受到影响,因为农民的积极性会受到影响。但是我们要搞,现在确实难以为继,我们先不说财政的仓库都装不下了,民营的仓库都出了一些问题,现在碰到两难,怎么解决这些问题?有没有一些比较好的替代性机制呢?所以这也是我们问题导向给我们提出来的,要倒逼机制的改革、机制的创新。

  问题导向的第三个问题,我们可以用农产品保险,也可以用期货的机制,大商所是以农产品为主的,早十几年前就期望让农民利用期货市场,也确实做了很多的工作,特别是对黑龙江的大豆生产的农民,告诉他们怎么样用期货的价格来指导他的生产。但是我们会看到,从实践来看,无论是单纯用保险还是单纯地用期货,他们各自独立运作都存在明显的局限性。刚才讲到了农业保险实际上它的风险是很大的,虽然保险大量的风险转到了保险公司,它可以通过再保来解决。但是如果量过大再保也是难以解决的,它又没有合理的对冲机制,所以它自己存在着问题。期货这么长时间以来,也有它的问题,第一就是怎么样让农民了解期货,因为大家认为期货是一个含金量比较高的操作的方式,再有一个,期货合约毕竟是标准化的合约,虽然我们可以用价格来指导,但是完全让农民直接参与,也有它的局限性。所以各自有局限性,没有办法解决整个的农产品的价格波动和农民增收,以及价格在这个过程中,如何使农业生产保持平稳的问题。

  所以我想这三个问题导向,就倒逼我们进行创新,进行改革、进行探索。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期货交易所、保险公司、期货公司,积极地迎难而上,这些年来,开始探索“保险+期货”的风险管理的创新实践。刚才朱总介绍,大连商品交易所早在几年前就开始做这方面的探索。去年我们发展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由我带队专门到大商所做调研,前年也是朱总他们在东北搞的粮食银行,然后今年年初,我们又和大连商品交易所的研究中心一起,在北京召开了座谈会,也是围绕着“保险+期货”这个主题。我想这几年来,期货交易所、期货公司、保险公司在为三农服务的实践中,积极地进行“保险+期货”的有益探索。当然我们今天在座的都是期货业的或者是保险界的,对此也比较清楚。比如去年,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和大连商品交易所签署了协议,主要是对一线的玉米、鸡蛋,一线的种植专业合作社签订的鸡蛋的保险合同,当承保的鸡蛋和玉米价格低于约定的期货价格水平时,保险公司将进行相应的价格赔付,然后人保财险和新湖期货签订合作协议,当价格变化的时候,保险公司可以购买期货管理子公司的场外的期权,然后再由期货风险子公司再到期货市场上,通过期权来进行对冲,形成这样完整的链条。

  我们看它基本的原理非常清晰。第一,保险公司基于期货市场上相应的农产品价格,两个核心之一就是定价和设计保单的基础是什么呢?还是期货价格,当然也考虑了以往产品的价格波动情况,也考虑了政府的补贴,把相关的因素考虑进去,特别是考虑期货产品的价格,开发农产品价格保险。第二,由农民或者农业企业或者是生产合作社通过购买农产品价格保险产品,确保和稳定它的收益。第三,保险公司通过购买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子公司提供的场外看跌期权来对冲赔付风险,把原来再保险的这一块通过期货市场来对冲,把风险分散了、对冲掉了。第四,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子公司再利用其专业的操作优势,在期货市场进行相应的看跌期权复制,从而转移和化解市场价格风险,通过一系列的操作,管理子公司通过权益和收益,获得合理的利润。整个这一个链条里面,农民增加了收益,保险公司增加了保险的规模,期货公司也相应地得到了一定的收益,获得了合理的利润。所以我们看这样一条,我们把它叫做闭环,实际上是在一个完整的产业链里面,各尽其能、各司其职,共同收益,多方共赢,达到了这样一个目标。这样一个合理的链条,通过这样一环扣一环,环环相扣的方式,实现了“保险+期货”的作用。

  它的意义和实践的作用是非常明显的,首先从刚才的几个问题导向来看,能不能解决我们关心的这几个问题呢?首先我们说“缓解”,不能说完全解决,因为农产品的价格波动如果完成解决,恐怕不是能通过一种机制来完成的,但是可以大大地缓解农民因为受价格波动的影响而导致的增收难的问题。生产经营不稳定而导致的增收难,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解决的。第二是有利于完善粮食价格的形成机制,改变了农产品价格风险转移方式和补贴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减轻财政压力。我们每年的上千亿的财政的补贴的压力,就可以缓解,也降低收储和加工工业企业的成本。第三是应用保险和期货机制的有机组合,克服各自独立运作存在的局限性,刚才我们问题导向里面,不是没有这样的机制,但是它单打独斗会出现问题,局限性非常大,可能有一个环节走不下去,整个这条链条就断掉了。实际上保险和期货,本来是分属于两种运作的机理机制,但是我们可以将它们组合和创新,两个都是比较成熟的机制,保险也是成熟的机制,我们期货也有一整套的成熟机制,把这两种成熟的机制,通过专业运作形成有效弥补传统机制的缺陷,形成各方受益的有效连环,这样就是创新。大家说期货是什么创新?保险也不是创新,但是把它组合在一起各司其职,克服了各自的局限,达到了1+1>2的效果,就是一种机制上的创新。

  另外,有利于支持新型农业组织和农业企业的发展,我们看一线的合作社,比如玉米的合作社,还有鸡蛋的合作社,将来会利用这一块内容。这在另一个角度上又推动了农业组织的发展。也有利于提升农业价格保险,扩大农产品的品种,实现风险分散和规模化。另外,期货价格、保险通过综合服务和创新,产品创新,让市场机制在配置农产品资源方面发挥决定性的作用。我们从问题导向的方向上看“保险+期货”这样的一种机制,把我们原来关心的很多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至少我们现在看得到的。当然,我个人认为也不能把它绝对化,说它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不过它毕竟解决了我们现在最关心的,而且最大的几个问题,也在一定程度上进行了解决。

  正因为如此,我们看到了它的作用,所以在今年的一号文件里面提出,“十三五”时期,推进农村的改革和发展,要用发展新理念来破解难题,实际上它把保险+期货放在破解三农问题的新理念和新机制方面,叫厚植农业农村发展优势,加大创新驱动力度,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所以提出了稳步扩大“保险+期货”试点。当然这样的供给侧改革有多种,但是目前中央已经明确地把稳步扩大“保险+期货”试点写到一号文件里面。二十几年以来的一号文件都是讲三农问题的,把它写到一号文件,说明中央已经充分地肯定了这样一种机制。

  第三,这样一种机制,毫无疑问中央已经肯定了,而且不只是在中央的文件里面,2014年、2015年有些出台的文件里面已经提到了。我们下一步要落实“保险+期货”这样的一种机制,还有什么问题呢?我想我们除了看到中央的肯定以外,关键是下一步落实,有没有问题,有没有瓶颈。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们就把它解决,让这个机制更好地落实。下一步的完善包括这么几个方面:

  第一,完善试点的产品,适度扩大保障的范围。我们现在可能只有鸡蛋、玉米,以后可能还将扩大,将价格保险扩大到多种大宗农产品和农副产品领域,进一步分散投资的风险。因为我们在很多的价格方面,实际上都存在着大幅波动的问题,比如生猪,生猪大家知道暴涨以后,就缺乏这样一种风险的防范机制、风险管理的机制。

   第二个是加快期货新品种的上市,因为期货价格保险,主要是基于能上市的,已经上市的交易的农产品期货作为标的,刚才朱总也强调两个核心之一是因为它有期货价格,可以作为我设计保险产品的参照系,如果你没有这个产品上市,就没有办法获得相应的期货价格。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农产品的保险要扩大范围,就需要加快期货品种的上市,特别是农产品。我们这些年来,当然也还加快了不少,前20年可能一年就一两个,但是这几年加快了,但还远远不够。我们的上市品种还要多,上市的机制还要更加灵活。

   第三,健全风险管理的机制,目前保险公司采用场外复制期权的方式,仍然有一定的缺陷和局限性,我看大家绕了很多的弯,先和农民保险,再和风险子公司保险,风险子公司再搞期权,这是什么原因呢?是因为我们场内没有期权,到目前我们20多年的期货市场的发展,到目前还没有国外相当成熟的期权的机制。我们说“保险+期货”是未来最畅通的,我们说不用拐那么多弯的是因为场内期权将要推出,这实际上已经是相当成熟的,而且我们国内的几家交易所也已经做了长时期的调研、研究,期望这一方面尽早地推出,然后还要加强风险管理。在这样的情况下,可能保险公司未来可以直接利用场内期权来进行。实际上期权带有一定的保险性质,就完全简化或者优化了我们刚才说的机理和流程,大大地推动“保险+期货”机制的顺利完成和推进。还有一个是提升保险公司综合服务能力,现在实际上为什么它比较好?因为农民对保险的接受要比对期货的接受更直接,因为大家都知道我交点保费你给我保到什么程度,这是老百姓最容易理解的,但是保险公司怎么增加它的产品线,另外提高它的产品服务能力,可能现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根据现实的需要,针对农民的特点,针对不同产品的特点,推出你的产品,提供相应的服务,特别是增值服务,给我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第四,加强农产品期货期权的上市,刚才我讲了如何让场外复制期权没有办法完全取代复制期权本身,所以未来尽快地让期权推出来。最后一个是加大对“保险+期货”机制的政府支持力度,我们知道实际上我们现在还都是市场化的,完全是保险公司,农民参保,和期货市场,完全是市场化的。但是从长期来看,如果大规模地搞这种保险,农民的保费,要不要有支持,因为我们知道其他的保险,像灾害保险,还有疫情保险等等,都是有政府支持的。如何将这种纳入到国家农产品价格改革整体解决方案当中,把“保险+期货”,不是光看这样一个机制,把它放在大盘子里面解决三农问题的整体方案里面,借鉴美国农业保险的运作模式,提升国家对“保险+期货”的重视程度,和加大政策支持力度,争取财政的一些补贴。我想让政府额外地再加大补贴,在我们财政收入不断下降的情况下是很难的。但是我们可以调整补贴的结构,不用增加太额外的补贴,可考虑将目标价格补贴和临时收储收购的原来财政支出的一部分,转化为按一定比例补贴农产品价格保险和保费,只不过是把补贴的内容变得不一样了,但是它完全是补贴了。利用市场机制来解决问题,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作用,补贴能够起到很大的作用。从而降低保险公司的成本,扩大保险的范围,提高积极性。我们这块的补贴,现在对目标价格也进行了一些补贴,我们能不能拿出来调整一下补贴的结构,补贴的目标,我觉得是完全可以做到的,我们从政策研究的角度,下一步也想继续地和我们进行这方面探索的,比如大商所,我们现在也和他们在一起合作,下一步展开全国的调研,我们也和一些期货公司,和一些保险公司,一起进行这方面的探索。希望将“保险+期货”,中央已经充分肯定的创新的模式,来把它用好用足。相信在中央和各级政府的重视和引导下,“保险+期货”能为三农提供更加完善的金融工具和良好的优化的供给侧的改革,完成这样一个结构性的改革,提供更好的金融创新的机制。以上是我的发言,谢谢大家!

  (速记内容未经本人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