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市场学会流通专业委员会网站
中国经济去杠杆之路之难
时间: 16-06-27 12:00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分享:

中国经济去杠杆之路之难          

             ――全球资金“脱实向虚”观察


美国一连串不及预期的宏观就业数据,让之前鹰派言论“喧嚣”一片的美联储货币政策委员会成员一下子集体“噤声”,鸽派言论顿时抬头。在美联储6月议息会议上,耶伦虽把英国本周四退欧公投的不确定后果给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带来的风险作为货币政策“按兵不动”的主要原因,但实体经济复苏乏力却是美联储迟迟不敢进一步加息的根本原因。在美国核心通胀率没有根本性改善前,下半年美联储加息动作最多也只有一次。美联储货币政策态度向鸽派的转变,在国际金融市场引发了强烈反应。黄金期货价格毫无悬念又站上了每盎司1300美元的整数关口,而日元兑美元汇率也强势攀升。日本央行更明确表示如日元兑美元击穿了1:100心理关口,将毫不犹豫进场干预。由是观之,外围经济形势并没有改变流动性“大水漫灌”的态势。只是对我国而言,情况却已大不相同。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上周公布的数据,5月末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11.8%,增速比上月末低1.0个百分点;人民币贷款9855元,同比增长14.4%,与上月持平;社会融资规模增加6599亿,比上月低911亿元,低于去年同期5798亿。而与之对应的则是1至5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9.6%,5月增速比前4个月回落0.9个百分点。信贷增长和经济增速双双回落。第二产业投资增长下滑尤其显著。受传统产业和过剩产能行业去产能的影响,第二产业投资增长趋缓导致总体投资增速下滑了0.6个百分点。而在5月,制造业投资仅增长2.7%,起码在可预见的未来,还看不到这个不断下滑的势头能被扭转。更为严重的是,就在部分央企在一二线城市疯狂举牌拿地,创造一个又一个“地王”之时,民间投资的“疲软”状态却毫无改善迹象。1至5月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3.9%,创下新低。对此,中央不仅派出多路专项督察小组,还发文要求建立公平竞争审查制度,清理废除妨碍公平竞争的规定和做法。但这些措施要真正见到实效,恐怕还需要不短的时间。

事实上,新增贷款增速下滑和实体经济疲软并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而是我国经济结构调整的必然现象。新增贷款速度下滑,更多反映货币政策制定者态度的转变,已意识到单纯“大水漫灌”完全不能解决实体经济的结构性矛盾。掩盖问题于一时,反而会导致问题积累到不可收拾的程度。守住不发生经济危机的底线思维,是我国为维护经济稳定增长,实现小康社会所不得不付出的代价,是为了经济结构转型所不得不付出的机会成本。打个比方,稳健货币政策和积极财政政策的组合,是在我国经济结构经历的这场“大手术”中不可缺少的“镇静剂”,而力度和时机拿捏相当不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如同所有的经济政策一样,在政策制定和执行上不能简单机械,政策对经济整体的影响后果是多元且复杂而非线性的。这种相对宽松积极的信贷和财政政策是从属于经济结构调整的,服务于“三去一降一补”的供给侧改革大局。如果过度沉迷于麻醉剂带来的短期愉悦不能自拔,那只会浪费宝贵的改革机遇窗口。错过了改革的机遇期,悔之晚矣。

从2012年底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后公布的经济改革的文件来看,中央高层对此有着清醒和深远的认识。问题在于,三年多过去了,政策落地和执行情况如何?前不久权威人士的谈话已清晰而严厉地表明了中央对打着供给侧改革旗号、走经济刺激老路的严厉态度。前央行副行长、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更是对当前流动性泛滥提出了批评。她说,从改革开放开始到2008年,全国累计发放信贷约30万亿;可在2009年至2015年短短七年间,累计信贷发放63万亿,相当于之前30年的两倍多。过度宽松的放贷,带来的是物价和资产价格上涨。针对媒体“中国央行最近是否有可能放水”的提问,吴晓灵反问:“你6lkj e sc dewasdrtmrmklgthkyhykjkmnm,m,n,m认为有可能放水吗?”我们为改革阵痛期提供的政策对冲手段,绝不是也绝不该用来给接二连三的资产泡沫炒作提供机遇和口实,绝不是去创造出什么“涨价去库存”。该去的杠杆去不了,反而火上浇油,愈演愈烈,这不仅是对供给侧改革最大的背离,更将动摇微观经济主体对中央推动经济改革的决心和力度的信心。

改革绝不是无代价的,阻力恰恰就是被改革触动的既得利益所引发的强力反弹。面临这种反弹,政策制定者和执行者最需要的就是定力。用自己的定力向所有改革的参与主体和利益相关方,释放出积极的信号,才能树立方方面面对于改革的信心。改革红利,绝不会平白出现。政策的制定者如果不能在短期和长期的经济表现中做出取舍,不能在苟安现状与凤凰涅?之间做出选择,供给侧改革就绝不可能取得成功,我国实体经济也就不可能真正得到复苏和振兴。要想扭转资金“脱实向虚”的现状,让金融真正为实体经济服务,政策制定者必须展现出强大的政策定力,并取信于民,做好预期管理。

(作者系英国约克大学金融学博士,现任教上海大学国际工商与管理学院)